暴雨

窗外的暴雨淋不湿屋内的你,我是暴雨,你还是你。

站在一起 我都心满意足 🐶完签售了

回去歇歇更文  图侵删

卜洋就是要He

      记实文学,就自己能想的画面都想写,想继续收看可以给我小心心和评论一下我,不想的话我只好自己脑补卜洋He的一百种办法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1)

       要出去参加综艺节目了,李振洋和卜凡都不知道这个节目会改变各自的命运


       出发前,要收拾行李。李振洋懒,用着几件衣服和一盒德芙就收买了,弟弟这个小机灵鬼来给自己收拾行李。在李振洋心里这可不是懒是有商业头脑。直接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生活,看着弟弟,岳岳和卜凡忙碌的身影。恩,不错,很不错,我很是满意。


       说那时迟,那时快,早巧晚不巧的,李振洋就看见,卜凡因为一片面膜在跟岳岳撒着娇,一米九二的大高个弯着腰,头在岳岳胸前一蹭一蹭的。李振洋这个心里啊,莫名的烦躁。这个卜凡怎么回事,一米九二的大小伙还这么撒娇,平时见我恨不得挺胸抬头俩米二二呢,在别人这就弯腰,哼,恶心。

      李振洋自己也忘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跟小弟越来越近,卜凡和岳岳越来越近,俩个人好像就没单独呆过。(画外音-李振洋:那弟弟小我要照顾不是,小孩子闯祸了怎么办。卜凡:你找个弟弟,我还不能找个哥哥了,这个人,还霸道的不行。)

      唉,不想了,你们收拾行李吧,爱咋咋,我睡了。


       没想到竟然睡着了,而且还做了一个梦,梦里是李振洋第一次见卜凡的场景,打趣的跟卜凡说:“这个弟弟很不一般啊,长这么高,比我都高,这可不行啊,你以后就165吧。” 卜凡本身就是那种看着大高个黑社会很凶的样子,其实是个很害羞很真诚的孩子,也没想到这个学长这么自来熟。面对这个学长也不知所措,只好站着挠着头很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

        梦里画面一闪,又变到了那年卜凡跟着李振洋身后Rap的时候。“哥哥你现在是一身黑,我有你的DNA,诶,哥哥,哥哥,藤原拓海,藤原拓海,哥哥。”为了50块钱就给李振洋放话“我让你吃蟹子剥蟹子,永不孤独。” 恩,永不孤独,这个卜凡被我李振洋承包了。


        因为要去参加综艺。经纪人要来拍小日常的素材,方便在综艺开播时让观众记住这四个人。也吵醒了正在睡觉的李振洋,本来起床气就大李振洋,气的眼睛都瞪大了,直愣愣的看着经纪人。经纪人正让卜凡介绍的他收拾的行李,卜凡行李跟岳岳的混着装,俩个人都是大直男,乱七八糟的东西胡乱一塞就在箱子里混着,仿佛彼此都是亲密爱人一般。轮到李振洋介绍自己的箱子了,李振洋想想刚才卜凡和岳岳的行李就来气。直接就说:“这边衣服,这边鞋,别拍了,你快走吧你。”是个人都感觉到了李振洋的不悦,唯独李振洋自己还没发现,自己已经开始介意卜凡和岳岳的接触了。


        到了去大厂那天,四个人坐着公司派的车来到大厂,四个人身上都穿上公司的标配,坤音娱乐羽绒服,四个人一摸一样,诶,不对,高的那俩个羽绒服多了一格阿。站在大厂门口,李振洋张嘴就来:“这个大厂,很一般啊,就比你曼谷大洋哥的别墅大那么一点点吧。” 其他三人,尴尬一笑,一脸不认识李振洋的模样拉着行李就走。李振洋尴了个尬,摸了摸鼻子也跟上了。

想回到过去

你说让我吃蟹子永不孤独

现在就留我一人  

我甩手走开你并没有挽留 

我亦没看见离开时你看向我的目光 

如果我们都退让一步  是不是就可以回到过去  

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  

如果可以决定你的身高 我希望165